【美股拆局】再一次的量化寬鬆 看來不可行

「逃向安全資產」的想法,將債券孳息推至歷史新低,觸發聯儲局的擔憂。如果政策制定者試圖再次使用「量化寬鬆」這種「非常工具」,依目前的市場走勢來看,成效將被削弱。

上周五,波士頓聯儲銀行總裁Eric Rosengren表示,10年期美國國債孳息急跌,反映出人們渴求「對沖衰退風險」。

由於擔心新冠肺炎引起的市場動盪,在周五上午,10年期美國國債孳息跌至0.66%的新低。在過去兩周,10年期國債孳息已經下跌了超過90個點子。

「如果衰退在目前的利率環境發生,聯儲局透過大量購買長期美國國債來降低利率的空間不大,」Rosengrem在紐約的一個會議上說。

在金融危機中,聯儲局可以透過購買長期美國國債去令孳息曲線趨平,以降低借貸成本並刺激經濟活動。但是Rosengrem表示,鑑於長息已經很低,聯儲局在面對下一次危機時,可能需要到更大的權力去購買「範圍更廣」的證券或資產。

Rosengrem之所以發表這一言論,是因為在利率歸零的時候,聯儲局絕對有理由去使用一些未用的工具。在周二,聯儲局突然將基準利率下調50個點子,決策者們正在就如何部署使用非常規工具(例如量化寬鬆)進行公開辯論 - 如果有需要的話。

在同一次會議上,堪薩斯城聯儲銀行總裁Esther George對量化寬鬆的影響不足為道這種「傳統智慧」表示擔憂。

「我仍然不清楚這些資產負債表政策的長期成本是否已經得到充分考慮,」George說。

存在局限性

歐洲央行正在購買企業債務,日本銀行正在購買股票,但根據法規,聯儲局獲授權購買的資產有限。

根據《聯邦儲備法》第14條,聯儲局在公開市場只可購買由美國政府發行或擔保的債務。聯儲局在金融海嘯中買入的公司債券和抵押債券很大程度是得到Fannie Mae、Freddie Mac和Ginnie Mae的保證。

Rosengren承認,聯儲局需要國會採取行動,以擴大其購買證券和資產的權力,這表明其目前的偏好是國會的刺激措施。

與此同時,George說,她對聯儲局購買非美國國債的其他資產有很多保留。

「這些影響,加上人們認為利率將長期維持在歷史低位,可能會加劇金融市場的不平衡,最終給實體經濟帶來風險,」George在周五說。

她還表示,龐大的資產負債表也使財政政策制定者傾向於使用聯儲局去資助政府計劃。George特別提到由美國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創建的監管機構 - 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FPB)。

在2010年通過的”Dodd-Frank Act”,容許消費者金融保護局從聯儲局那裡獲得資金。

「我認為我們已經看到了一定程度的這種風險,」George說。

Rosengren和George都對負利率的效用存疑。

Rosengren說,隨著財政政策的出台,他希望看到靈活的自我穩定機制,以動態的政府預算或如基建開支等其他政策,去抵消經濟波幅。

「在低息環境之下,面對經濟低迷,可以取代貨幣政策的明顯方案,就是靠財政政策去刺激經濟,」Rosengren說。

About the Author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客服软件
live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