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女儿失踪,警察无用,他通过直播网站找到蛛丝马迹……

16岁女儿失踪,警察无用,他通过直播网站找到蛛丝马迹……
互联网时代,手机和电脑能让人消失
也能成为破案的有力线索
这部把网络搜索玩到极致的悬疑片
不仅豆瓣高达8.7分
导演还是从谷歌辞职的90后
如果你的孩子失踪了,你第一反应会从哪里开始找?
问老师、问同学、查监控……这些传统的手段之外,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我们,肯定不会忘记网络渠道上的搜索,特别是“神通广大”的社交媒体。
最近国内大火的好莱坞电影《网络谜踪》(Searching)讲的就是一位父亲完全依靠智能手机和电脑屏幕寻找他失踪的16岁女儿的故事。
不夸张地说,《网络谜踪》可能是我今年看过最好的悬疑片,它不但把悬疑、推理剧情与父女亲情结合得很好,更特别的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全片2/3的内容都发生在电脑和手机屏幕上,这是一部真正属于互联网时代的电影。
《网络谜踪》
Searching
影片今年1月在美国圣丹斯电影节首映,获得了包括“观众选择奖”在内的3项大奖。美国影评网站烂番茄93%新鲜度,豆瓣三万多人打出8.7的高分(最高一度达到9分),相信这部电影能入选今年不少人的年度十佳。
《滚石》杂志高度赞扬它的创新,“导演Aneesh Chaganty在一个特别的处女作中完成了不可能的事情,制作了一部几乎完全通过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屏、浏览器窗口和监控录像讲故事的高压惊悚片。”
并且,它还是第一部由亚裔美国演员主演的主流好莱坞惊悚片。虽然,与前段时间大热的全华裔影片《摘金奇缘》相比,《网络谜踪》在宣传的时候完全没打这个点。
16岁女儿神秘失踪
单亲父亲通过直播软件找凶手
《网络谜踪》是印度裔美国导演阿尼什·查甘蒂(Aneesh Chaganty)的第一部长片电影,由韩裔演员约翰·赵主演。
影片开头就是一段五分多钟的电脑文件和google搜索组成的蒙太奇,快速展现男主角 David Kim(约翰·赵)一家从幸福的三人生活到妻子癌症去世的故事背景。
母亲去世之后,父女俩相依为命,然而两人心中却都梗着这颗刺不说。
一天晚上,女儿 Magort 去参加学习小组也不归宿,期间给父亲打过三个电话,在睡觉的大卫没有接到,之后就再也不见女儿的身影。
David 打电话报警,案件被分配给一名叫 Rosemary Vick 的女警。当 Vick 在外搜查办案的时候,David 则在家里通过电脑和网络寻找蛛丝马迹,联系 Magort 的老师、同学、朋友,登陆上了她的 facebook、Instagram、tumblr 等各种社交软件,以及她在玩的直播网站 YouCast 查找线索。
而随着案件的深入,David 发现女儿过得并不像他想象的顺利,在学校也没什么朋友。而 David 的亲弟弟、Magort 的亲叔叔 Peter 和 Magort 也有着他不知道的秘密联系……因为是悬疑片,悬念和反转当然非常重要,因此我们就不再多剧透啦。
影片中,David 几乎一切问题都用网络手段解决,这显然并不是很真实,却因流畅的剪辑产生了一种非常酷炫的效果。
全片大部分镜头都是“屏摄”,也就是展示电脑屏幕上的画面,通过主角在各种网页、文件间的切换和搜索来了解他的探案过程。
Magort的直播间
更厉害的是,处于第一人称视角的观众虽然看不见主角的面部表情,却能通过他的搜索内容和在对话框里打出的字,打字的节奏、停顿,甚至打了一大段又删掉重写的这些行为来理解主角的情绪。看似冷冰冰的文字与对话框,其实背后藏着令人揪心的感情。
怒打一大段又删掉,这样的心情大家都懂吧
偶尔需要直观表现男主角状态时,也大多是通过桌面上的小窗口来展现。
当然,技术上的创新固然好玩,影片真正动人的地方还是对亲子感情的刻画。除了 David 为找女儿不惜一切代价,嫌疑犯的故事更让人唏嘘。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无条件、无理由的爱,大概真的只能来自父母吧。
同一个互联网,同一种网络暴力
除了精彩的剧情和独特的表达方式,《网络迷踪》最有意思的地方其实是对于网络暴力的客观呈现。
Magort 失踪的事件通过网络发酵无限放大,#FindMargot (寻找Magort)的话题迅速上了热搜。
不明真相又热爱八卦的吃瓜群众迅速触动,各种评论满天飞,更出现了责怪 David 的阴谋论,#DadDitIt (爸爸干的)的tag也成了热门。
表情包党也出动了,讽刺他是“年度最佳老爸”。
还有各种根本不认识 Magort 却特别热爱在社交网络上祈祷、祈福的🙏党,是不是看着特别眼熟?
最讽刺的是 Magort 的同学,之前 David 联系的时候个个都说和她不熟,当事件被闹大了之后却纷纷发视频发文章表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表现得比自己死了妈还伤心。
before
after
看着这些人蹭热点的姿势,不得不感叹同一个世界同一个互联网,古代有发死人财,现代就有蹭亡者热点。
就算明明还没法确定 Magort 的生死,做葬礼直播的公司邮件已经发到了 David 邮箱。
反正与生意比起来,受害者和亲属的感受有什么重要的呢?
我们都知道互联网改变了生活,它既有好处,也难免带来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然而导演在影片中完全没有对这些“网络暴力”进行任何的批判,只是客观的展示出来,甚至都没有花太多笔墨去描述 David 受到的伤害,完全把评判的空间留给观众。就这一点来说,就比很多煽情和说教片高级多了。
90后印度裔导演,还是谷歌前员工
影片克制而理智的视角,大概跟导演的“科技宅”背景多少也有点关系电影。
1991年出生于华盛顿州的导演 Aneesh Chaganty 是印度裔,父亲是计算机工程师,他自己则毕业于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拍出这部电影之前是谷歌的员工。
2014年,他为谷歌眼镜拍过一部名为 Seeds 的两分钟短片,在24小时内获得超过100万的YouTube观看,轰动互联网。因此被邀请加入纽约 Google Creative Lab 的团队,在那里拍了两年的谷歌广告。也正因为这两年的积累,Chaganty 获得了拍摄《网络迷踪》的预算。
Aneesh Chaganty与约翰·赵
为了拍出这部完全在电脑屏幕上进行的电影,Chaganty 和他的编剧 Sev Ohanian 花了好几个月、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因为影片中需要大量的网页、窗口、文件和信息量来填充。
“当我们意识到它时,它就像火车一样击中我们:即使是 David 没有看到的那些窗口,那些与主线故事无关的窗口,也必须有特定的内容。所以这是一项大量的工作,这有点难以量化,但我认为我们最终写出的文字数量比原版剧本多25倍。”
Chaganty 和 Ohanian 最终制作了26个不同的谷歌文档,从“A”标记到“Z”,每个文档包含20页左右的背景内容:图像、电子邮件文本、主题标题、新闻文章和标题、文本消息等等,其中大部分都被编成了故事,等待最细心的观众去发现。此外,还有一系列关于演员、工作人员、家人、朋友的彩蛋被埋藏在浩瀚的网络页面之中。
有意思的是,页面上信息量巨大,主角的分析能力却是有限的,如果你看得足够仔细,或者二刷、三刷的时候,会发现很多关键性线索其实早就已经出现过,只是当时主角并没有捕捉到。
最后,作为男主角约翰·赵的粉丝,我也要实名吹捧一下他的演技(和颜值)。很多人最开始认识他可能都是因为新《星际迷航》电影里的企业号舵手苏鲁。
巧合的是,出生于韩国首尔的约翰·赵,从影的契机就是受到原版《星际迷航》电视剧中乔治·竹井演的苏鲁的影响,没想到几十年后这个角色也成了他的代表作。
除了演正剧、科幻片,约翰·赵在喜剧方面也颇有成就,从1999年开始就在《美国派》系列中出演,经典喜剧《老爸老妈罗曼史》《丑女贝蒂》以及医疗剧《实习医生格蕾》里都有他的身影。
2014年与凯伦·吉兰搭档主演情景喜剧《再造淑女》,剧中外冷内热、隐忍又帅气的男主角 Henry 更为他圈了不少粉丝。
在成为演员之前,他还是一支名为 Left of Zed 的乐队主唱。多才多艺,资源多戏路广,走红既不是因为肤色也不是因为性别,这也许才是我们真正期待亚裔在好莱坞受重视的样子。

About the Author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