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的生死胜败之地,纪录了他的荣耀与传奇

拿破仑的生死胜败之地,纪录了他的荣耀与传奇
拿破仑的生、死、胜、败之地
波拿巴从大圣伯纳山口穿越阿尔卑斯山
2018拿破仑特展
就在今年六月,法国的一个小男孩在巴黎的一面墙上,发现了班克斯(Banksy)的新作,这幅壁画是班克斯对大卫的《拿破仑穿越阿尔卑斯山》的戏作。
军事家、政治家拿破仑,永远都是历史话题。他出生时的巧合,死亡时的阴谋,他究竟是否尊敬,一直都争论不休。
生:科西嘉岛 不幸的故土
拿破仑·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于1769年8月15日生于科西嘉岛的阿雅克肖城。这个地中海的小小岛屿,曾被肺尼基、罗马、拜占庭、希腊等国家相继统治,也曾落到过海盗的手裡。关于这块故土,他曾说到:“我在科西嘉岛出生。在这一生中,我也被赋予了对这个不幸的故土和希冀它独立的激情。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帕欧里’(科西嘉独立英雄)。”
科西嘉岛上纪念拿破仑诞辰246年的雕刻
“不幸”的科西嘉岛,在拿破仑出生的前一年刚被划归为法国的领土,先前一直都归属于热那亚王国。1755年,巴斯夸·帕欧里(Pasquale Paoli)发起叛乱,成立了“科西嘉共和国”,经历了多年的内战后,1964年,热内亚正式向法国请求军事支援,平定叛乱之后,漫长的战争使热内亚拖欠了法国大量债务,只能“割地赔款”——1768年,拿破仑出生前那年,热内亚和法国签订了《凡尔赛条约》,将科西嘉岛抵给法国。次年,法国通过军事镇压,完全取得了科西嘉岛的控制权。
Pasquale Paoli
这一巧合,给拿破仑之后的平步青云提供了阶级的跳板。他一生下来就是法国公民,贵族身份被官方所承认。由此,他便能顺利进入军官学校学习。1785年,他通过巴黎军官学校的毕业考,取得了少尉军衔。军校的生活虽然受到欺凌(同学们常常嘲笑他的科西嘉口音),却是他一生中相对平静的时光,拿破仑在这一阶段里广泛地阅读了许多启蒙思想家的著作,给予了他广阔的视野和野心:改变世界,以自己的思想和行动。
“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而论,利剑总是败在思想手下。”
这个永远在被侵佔和转让的岛屿,为拿破仑提供了涉足军事和展示才华的机会,我们总说时势造英雄,若在和平的土地上,拿破仑也许只会是一方的小领主罢了。20岁时,法国大革命爆发。拿破仑回到科西嘉,选择加入雅各宾派,随后几年展露头角,开启了他“荒野雄狮”(Napoléon在意大利语里的意思)的一生。
不幸的故土,其实早已为他做好了选择。
拿破仑14岁手稿
2018拿破仑特展
胜:巴黎圣母院 加冕典礼
拿破仑一生之中最荣耀的时刻是在加冕仪式前后的那几年时间里。1797年,虽然在与英国的战争中损失严重,但拿破仑回到巴黎时仍被当做是“救星”而夹道欢迎。法国国内保皇党势力的上升,急需一位强势的领导人来带领法国民众走出当时的噩梦。1797年12月10日,据当时普鲁士外交官丹尼尔·冯·桑多斯-罗琳说,“欢呼声从未如此热烈。”人们站在道路两侧,希望着能够一睹英雄的风采。
拿破仑加冕礼
2018拿破仑特展
两年后,他发动雾月政变,一连串的密谋和叛变结束之后,他登上了法国国王的宝座。巴黎圣母院,这座可以容下两万人的建筑,能够为更多的提供庇护所,以防止恶劣的天气影响加冕典礼。而当时巴黎圣母院外空旷的环境,也更方便了群众前来围观。午夜时分,炮声响起,宣布加冕典礼开始。加冕时需要的物料早在几个月前就已在淮备。1200名受邀者已经进入圣母院的大门,此时只需等待正式加冕的那一刻。
拿破仑在杜伊勒里宫的御用扶手椅
2018拿破仑特展
拿破仑生前的御用画家大卫选取了拿破仑为王后约瑟芬戴冠的特定场景。这个场景宣告了拿破仑最高的权势的诞生。他希望希望通过自己我加冕的行动,向教堂施加压力。典礼时,圣母院外的大小街道上都悬挂着鲜花和灯笼,游行队伍穿越了巴黎的各个街区。12月5日,拿破仑向军队发放了帝国之鹰勋章,之后,还有不计其数的烟火和其他娱乐演出。
拿破仑一世半身像
2018拿破仑特展
民众似乎对于拿破仑加冕一事表现冷淡,之前众多的党派之争已使人民感到疲惫,他们骐骥一个开明的君主统治法国也是情理之中,更何况拿破仑在非洲的显赫的战绩更加深了民众的信任。
全国的狂欢,漫长的典礼,在绵延的冬季所上演。极盛之后的凋灭,正如一丛燃烧的柴火被冰冷的冰雪浇灭,似乎在这个辉煌的冬季就有了预示。
枫丹白露宫
败:枫丹白露宫 当冬夜渐暖
拿破仑的加冕仪式以炮火开始,这胜利的炮火,在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作为一项“乐器”出现,宣告俄国人的胜利。柴可夫斯基的这部著名的作品是为了纪念1812年俄法战争的胜利而作的,1882年8月20日在莫斯科救世主大教堂首演。
俄罗斯的冬季比巴黎的冬季更加残酷和漫长。学过历史的我们都知道,拿破仑军队崩溃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生长在温和的沿岸的军队无法承受俄罗斯冬季的那份苦寒。原本打算速战速决的拿破仑,不料想遭遇了俄军统帅库图佐夫的“焦土政策”,沿途的物资都被俄军毁灭,没有生活用品的“补给(抢夺)”,再加之残酷的冬季,法国军队大败,仅有两万人成功撤回了法国。
随后,第六次反法联盟成立,经历了多次战争,法国损失了大量附庸国的辅助,同时又有亲信背叛,拿破仑被迫退位,1813年4月13日,拿破仑在巴黎枫丹白露宫签署退位诏书,流放厄尔巴岛,路易十八回到法国,波旁王朝复辟。
在冬夜的噩梦渐渐消去之时,春季的来临却没有带来融雪一般的欣喜。流放之后的拿破仑,只在那座小岛上拥有自己的“皇帝”之名。
亡:荣军院
“朕死得太早了。朕是被英国的政治寡头和它的帮凶们谋杀的。”
——拿破仑遗嘱
1821年5月,年仅51岁的拿破仑死于圣赫勒拿岛。当时参与尸检的18名观察员中有7位医生,他们一致认定拿破仑死于胃癌。但从拿破仑遗嘱中最后的控诉中依旧透露出了,拿破仑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并且怀疑是英国政府出于政治目的而蓄意谋害了他。
随后进行的解剖,7名医生一共给出了4份报告,既不能证明先前尸检所得出的“胃癌”之结论正确,也无法自证报告中的死亡原因。数百年来,围绕拿破仑的死因产生了许多猜测,例如英国政府收买拿破仑的私人医生,法国的对手收买炊事人员在他的食物中下毒,砷中毒等等。
拿破仑死后,他被葬在一个“天竺葵山谷”之中直到1840年法国国王决定转移他的遗体。遵循拿破仑的遗嘱“我愿我的身体躺在塞纳河畔,躺在我如此热爱过的法国人民中间”,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巴黎第七区的荣军院(又称为“巴黎残老军人院”),建筑师维斯康蒂为他专门修正了一块场地用以安置棺椁。
1861年四月之后,拿破仑之墓中的场景就是我们现在能见到的样子。棺材被放置在一个花岗岩基座上,地板上画着月桂树冠纹样和铭文,象征着法兰西帝国的胜利荣光。在原型围廊上,有10个描绘了他生前功绩的浮雕:
参与平叛战争(Pacification of the Nation)
建立中央集权(Administrative Centralisation)
成立国务委员会(State Council)
编撰民法典(Civil Code)
签署法国政府与教会间的和解协议(Concordat)
设立法兰西帝国大学(Imperial University)
成立审计法院(Court of Accounts)
撰写商业法典(Code of Commerce)
实施大建设(Major Works)
恢复荣誉勋章(the Legion of Honour)
推 荐 展 览
2018拿破仑特展
时间
2018年10月27日-2019年2月28日
地点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3楼展厅
(上海浦东新区樱花路869号)
门票
50-120元
*注:10月30日因内部活动展馆下午不对外开放,最晚入馆时间:14:00,当天需在15:00前离场。

About the Author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