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瑜伽第一村

小乡村的瑜伽热
▲河北的玉狗梁村,被授予“中国瑜伽第一村”称号。从60岁到82岁的老人都是瑜伽练习者。每天早上六点多,村民都会在早餐和农活前,聚集在村头练习瑜伽。
2017年2月,国家体育总局授予玉狗梁“中国瑜伽第一村”的称号。在这里,瑜伽已成了许多人的日常习惯。无论春夏秋冬,村里的老人都会每天早上六点多就聚集在村委会的空地上练习瑜伽,然后回家早饭并开始一天的劳作,到黄昏时分,又再一次聚集在一起练习瑜伽。
这个村子有个特别容易记住的名字,玉狗梁村,位于河北最北端,离内蒙就差十几公里。在2016年之前,村子里的老人和大多数内地农村一样,夏天忙点农活,秋天忙收获,冬天在家闲着,打打麻将,蹲在墙根拉拉家常、晒会儿太阳。村里的年轻人,甚至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都出去打工,剩下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但现在,这个村里的老人,从60岁到82岁,都是瑜伽练习者,差不多一大半的老人每天都花两三个小时来练习瑜伽。
▲村民在村委会的空地上集体练瑜伽
▲卢文震是把瑜伽带进村里的第一人,这是他在指导村民练瑜伽。
▲在村民白婶的家里,村民切磋瑜伽动作。
▲每天早晚两次,村民们都会在一起练习瑜伽。
▲每天早上六点多,村民们会在早餐和开始一天的农活前,聚集在村头练习瑜伽。
这一切的改变都是从2016年的正月开始。刚派到村里做精准扶贫工作的驻村第一书记卢文震深感在这里开展扶贫工作的巨大难度。作为在草原边缘的村庄,村里没有河流没有水井,种植作物只能靠天下雨,种植一些经济效益特低的作物,如土豆、莜麦等,而且村里的耕地不多,所以村民的年收入大多数每户只有四五千元。可是另一方面,这里的空气,草原,环境都是原生态的。卢文震发现,这里的村民都喜欢在炕上盘腿坐,突发奇想,觉得它跟城市里的瑜伽非常相近,他决定先组织留守老人练瑜伽,首先提高留守老人的身体健康水平,然后再思考其他脱贫项目。于是,没有上过瑜伽课程的他发挥自己大学音乐专业的特长,首先教大家一种叫“歌唱养生”的方法练习呼吸,然后又把传统五禽戏里的部分动作简化,引入了四肢爬行。他在网络上搜寻瑜伽的教学视频和图片,自己学好了,再传授给村民们。
▲2018年中秋前夕,在村里举行的丰收节活动上,练习瑜伽的村民在观看专业瑜伽团队带来的表演。
由于卢文震教大家的东西都是谁也没有见过的,刚开始只有寥寥几个村民愿意跟他慢慢练习,渐渐地,越来越多村民加入练习瑜伽的队伍里。后来,卢文震参加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举办的专业健身瑜伽高级教练培训班,拿到了健身瑜伽高级教练证书和国家一级裁判员资格证书,于是名正言顺地成为村里的专业瑜伽教练了。
“毕竟身体好了,省下去医院的钱也是为家里致富啊。”82岁的秦有之前一直有腰间盘突出,从加入瑜伽练习队伍后,2年下来,他的病好了,而且,他还能做倒立、腿盘头顶等一系列高难度的瑜伽动作。
▲在村尾的草原上,村民在摆瑜伽动作。
2017年2月,国家体育总局授予玉狗梁“中国瑜伽第一村”的称号,2018年的9月,还邀请村民参加全国健身瑜伽俱乐部大赛的颁奖晚会演出,这都是对玉狗梁村的乡村瑜伽的一个正面肯定和鼓励。在这里,瑜伽已成了许多人的日常习惯。无论春夏秋冬,村里的老人都会每天早上六点多就聚集在村委会的空地上练习瑜伽,然后回家早饭并开始一天的劳作,到黄昏时分,又再一次聚集在一起练习瑜伽。
因为看到健身瑜伽给村民带来的巨大变化,本来只是驻村2年的卢文震选择了再继续担任第一书记3年。他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把村里的瑜伽馆建立起来,至少能让这些年迈的老人在雨雪天里在室内锻炼。卢文震还希望,能带动周围的村庄一起练习瑜伽,让玉狗梁发展为一个老年人休闲旅游度假养生的瑜伽康养小镇,进而实现脱贫致富。

About the Author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