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异地部门大整顿:监管意在破解“同质化”竞争

信托异地部门大整顿:监管意在破解“同质化”竞争
2021年10月24日 18:11 市场资讯

  导读:“已经在北京安家落户,可以说影响非常大。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正式文件的发布,有的公司可能会面临人员流失。”某信托公司资深人士对记者透露。

  (上海信托圈)

  已经在北京安家落户可以说影响非常大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正式文件的发布有的公司可能会面临人员流失”某信托公司资深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观望政策落地的同时,自己也在关注其他机构的招聘机会,“可能考虑换工作”。

  据记者了解,目前已有管理总部设在北京的信托公司,以调查问卷形式询问员工前往西部注册地办公的意愿。

  上述事件的起因是,近期不少信托公司收到了中国银保监会下发的《关于整顿信托公司异地部门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

  该征求意见稿要求,限期一年整顿信托公司的异地管理总部和异地部门

  有业内人士解读称,监管层意图或是在行业风险暴露过程中,在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的同时,从市场拓展和业务布局上避免粗放发展。

  也有观点分析认为,从征求意见稿来看,监管思路和趋势可能会往商业银行分支机构设立和属地监管的模式靠拢,加强属地监管,甚至可能对跨区域业务实行“双监管”等。

  短期阵痛:人才、成本和客户

  即将到来的信托公司异地部门大整顿,牵动着不少从业者的神经。在2020年底以来历经了“非标转标”、业务压降、收入下降等压力的信托人,或将再次面临去留抉择

  上述征求意见稿对信托公司影响最大的或是,信托公司前台部门可在北京等7省市设立异地部门,数量在22个之内,并且要求所有异地部门的员工总数应占员工总数的35%。

  截至目前,全国信托共有68家公司,除了宁夏、广西、海南等上述省份(自治区)外,其他省市均有信托机构。“过去一些大型央企、银行等,以化解风险等角色进入,获得西部地区的信托牌照,税收留在当地,但管理总部设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

  以北京为例,注册地在北京的信托公司仅11家。由于高净值人群、金融资源等因素,有数十家信托公司将北京设为管理总部

  此前,信托公司全国性展业方面并无严格的监管要求。在规模扩张的前几年,不少信托公司还纷纷跑马圈地,除异地总部外,还在全国各地设立了大量财富中心或子公司。

  “监管并非禁止信托公司全国展业,但未来将会增加信托机构的展业成本。”某信托公司董事长表示,选择在北京、上海等地设立异地管理总部或业务团队,主要也是基于人才和成本考虑。

  “按这个标准落实,可能会比较头疼。”有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分析道,监管意图是好的,但是短期来看不少信托公司可能要经历人才和客户流失的局面。

  一方面,多数异地总部在北京、上海的信托公司,员工早已安家落户,加上整个行业正处于风险暴露、规模压降的焦虑阶段,大家愿不愿意迁回注册地、又该怎样去留住这些人才,都是即将面临的一大难题。

  另一方面,主要靠异地财富团队募集资金的一些中西部信托公司,未来怎样应对这一挑战

  随着异地部门大整顿同步而至的,可能是大批信托员工“迁徙”和转行,信托业务团队的精简化,以及存量客户和市场份额的再分配。上述信托内部人士表示,注册地在西部的大型信托公司,整顿压力不小。这些公司的展业区域更广,异地部门及员工占比更多。

  相较于甘肃、西藏、新疆等地区,部分注册地在东部或中部的信托公司整顿压力相对小一些。注册地在东部沿海城市、工作地在北京的某信托公司一位高管近日向本报记者表示,“我近期就准备回总部办公,孩子转学手续也办好了。”该高管从今年上半年起准备回注册地总部办公,他坦言“并非有预见性或者提前收到风声”,而是由于所分管的部门主要在注册地,线上沟通不便,常常需要往返两地。

  监管逻辑:破解同质化竞争

  信托行业当前的业务同质化和恶性竞争很严重,比如搞100个团队,干的项目却都差不多,大家只能信用下沉,最后酝酿出风险。”上述受访信托高管认为。

  “监管的重点意图可能还是希望在行业风险暴露过程中,在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的同时,从市场拓展和业务布局上避免粗放发展。”一位资深信托研究员表示。

  在征求意见稿中,监管部门也谈及了政策制定的动因。“近年来,信托公司为便于展业,普遍在注册地以外设立业务、营销等部门。因管理半径拉长,多数信托公司对异地部门缺乏有效管控,积累风险隐患,影响监管政策传导执行。

  部分信托公司异地部门业务同质化严重,加剧不必要的内部竞争,损害竞争秩序。更有部分信托公司形成异地管理总部运营模式,弱化虚化注册地住所的职能作用。”

  对于业务同质化和内部恶性竞争的问题,多位信托公司人士向本报记者提及,在前些年规模扩张时,有信托公司设立了上百个团队,在全国各地布局。

  “有同行曾经抱怨,同一个项目来四五拨同一家信托公司的团队,自己人在抢。

  除此之外,对于异地部门整顿政策的监管意图,上述信托公司高管还认为,一方面,部分信托公司的中后台部门分设两地,注册当地和异地管理总部都有审批等权限,导致部分业务存在内部套利或腐败的空间。另一方面,不同区域的监管部门,监管尺度有所不同,可能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

  此前某信托公司房地产信托业务人士曾告诉本报记者,房地产股权信托、永续债以及投资类业务,由于不同地区监管局的认定尺度和标准不一,有的区域可以做,有的区域不能做。

  不过,对于上述异地部门整顿打击信托公司监管套利的观点,有业内人士则持有不同意见,“监管套利的根源,是各地监管尺度没有拉平,而非注册地和管理总部分离。”对此,有受访信托高管提出“双监管”的方案。比如注册地在北京的信托公司在武汉做一笔业务,不仅要符合北京的监管要求,还要符合武汉的监管要求。

  利好转型:增加中西部金融供给

  并非所有信托公司对此轮异地部门整顿都表示悲观。有中小型区域性信托公司人士直言,未来考虑在监管要求下进行新的业务布局,“我们过去主要深耕区域业务,异地部门和员工数量远远没有达到监管红线,因此此类整顿对我们反而是一大利好。”

  某信托资深研究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注册地在北京等地的信托公司可能在信托公司异地部门整顿中间接获益,诸如人才、部分市场资源等。此外,上述监管政策还可能有利于区域信托公司的个人客户获取。

  “比如湖南、云南等地,不在七省范围之内,且辖区内仅一张信托牌照。”根据征求意见稿,信托公司可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湖北、广东、四川七个省级行政区设立异地部门。

  上述信托高管分析指出,迁回注册地,其意图在于落实信托公司回归本源、服务当地经济发展的职能。首先,信托产品的同质化和业务规模盲目扩张,最后带来的是风险。其次,部分经济发达地区的金融服务供给过量,而中西部地区虽然经济发展相对落后,部分资产质量可能相对差一些,但它们非常需要金融工具和金融服务供给。

  事实上,随着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深入,如何进一步丰富金融服务和产品供给,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是信托行业转型的重要议题之一。服务实体经济是信托业的立业之本,也是信托提供金融供给最重要的服务场景。

  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中国信托业服务实体经济专题研究报告》中提及,一方面,信托服务国家重大战略是行业转型发展的内在需要。信托服务国家重大区域战略,为区域内的科创企业、新兴产业提供多样化、定制化的投融资服务,需要信托业提升主动管理能力,识别投融资目标企业的风险,转变传统的通道业务,把握信托业的转型机遇。另一方面,信托服务国家重大战略也是行业业务拓展的迫切诉求。信托业受金融严监管的影响,传统业务相对萎缩,亟须通过参与国家重大区域战略来尝试和拓展创新业务,借助区域经济的增长来带动主动管理型业务的扩张。

  “信托行业正在从扩张走向收缩,从同质化走向精耕细作,信托牌照也正面临着价值重估。”有受访信托研究员认为,信托公司从规模扩张到精耕细作的转型过程,主动管理能力显得更为重要。也有业内人士提出,比如一些央企背景的信托公司,依据自身资源禀赋,更深入地挖掘产业链上下游的业务机会;部分区域性信托公司则深耕区域,成长为“产地直供”的“地方性金融机构”。

责任编辑:郭建

上一篇:继大业、中铁、北京之后 百瑞信托财富中心也开进杭州了!
下一篇:推动信托法在信托业高质量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热门推荐

收起

外资险企本土化布局加速

  • 2021年11月26日 17:13
  • 贝果财经

互联网保险机构再收大额罚单,监管层释放重要信号

  • 2021年11月26日 08:43
  • 北京日报客户端

重组未定 华融信托迎“副帅”

  • 2021年11月26日 00:12
  • 市场资讯

关注新冠疫情 黄金期货周五小幅收高

  • 2021年11月27日 03:06
  • 市场资讯